欢迎关注公众号:DeepL Newer

MENU

后会有期,江湖再见

September 17, 2021 • Read: 977 • 杂谈阅读设置

2021年9月16日晚上6点55我背着包走出办公室,结束了为期两个月的实习。在之前的动态中我或多或少提到,我在一个机关单位实习,例如大家所知的审计局、财政局、保密局等,这些都是机关单位,只不过我实习的地方距离平民百姓更近一些。在公交站等公交的过程中,回忆这两个月来的实习经历,感慨颇多,下面我就以时间顺序,讲述一下一天内,我都做了些什么

我的闹钟设定为周一到周五早上7点10分,为何多10分钟,其实没有为什么,就是我想多睡会儿罢了。被闹钟吵醒后先是刷牙洗脸然后洗澡,相信各位应该是晚上洗澡占大多数,很少有早上洗澡的,然而实际上早上起床后洗澡,在南方一带尤其是广州地区非常普遍,并且早上洗澡不叫洗澡,叫冲凉。我是湖北人,从小到大也都是晚上洗澡,但自从开始实习以后,我就养成了早上洗澡的习惯,主要是因为晚上洗完澡后一定要等头发自然风干或者用吹风机吹干才可入睡,否则白天起床必然炸毛,而且起床后洗澡可以起到醒目提神的效果,所以这段时间我一直都是早上洗澡的。洗完澡后也懒得吹头,收拾一下,戴好口罩便出门了

正所谓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而早上最重要的就是一顿美味的早餐,我不喜欢吃油炸食物,但偏爱面食,于是我早上总会去公交站对面吃碗汤面或热干面,然后再坐公交到单位。实际上关于我每天过早这件事,也有很多可以展开细说的内容。公交站对面有两家面馆,一家名为"热干面大王",另一家名为"面王"。开始时我总去"热干面大王"吃热干面,不是说它这里做的有多好吃或者多便宜,仅仅只是因为过了马路正对面的就是这家"热干面大王",要去"面王",仍需走上5、6步。为了偷这个懒,所以我才选择到"热干面大王"去吃面。经营"热干面大王"的是一个大叔,每天愁眉苦脸,而且态度也极为不好,大概连续吃了3个星期我就再没到这家吃过了,之后实习的所有日子我都是在"面王"过早。经营"面王"的是一对夫妻,男的在店外炸饼、油条等,女的在店内为客人煮面、砂锅粉。最开始我去的时候,不了解点餐的方式,直接对店外的男老板说:“汤面,在这吃”,男老板回了一句好的,随后对店内喊道:“一碗汤面,在这吃”,女老板听到了也大声应了一句。仅这一举动便让我觉得服务态度极好。实际上刚来这里的客人不知如何点餐,对店外的男老板说要一碗面这种事情时有发生,关键在于男老板如何处理,如果只是回客人一句:“在里面点餐”,未免少了些人情味儿。而如果是帮客人往里面喊一句,客人见到这一举动就知道以后吃面要在里面点,同样能告诉客人正确的点餐方式,相信大家也明白哪种更好。关于我和"面王"的事儿还有一件令我印象深刻,从小到大,不管是是在哪吃汤面,老板从未有过疑问,但是在"面王",女老板却问了我一句:“要碱面还是和(huo)面?”,当时我并不了解何谓碱面,何谓和面,于是便随口说了一句和面,吃了第一口便觉得不对,和以往我吃到的汤面口感不太一样,后来我才知道应该是碱面,于是从第二天开始我对老板说:“碱汤面,在这吃”。大概连续吃了1个星期以后,每当我前脚踏入"面王",还没等我开口,女老板便问我:“碱面在这吃?”,我点点头表示肯定。有一次人有些多,女老板没时间问我,我便主动开口说:“汤面在这吃”,为了确保女老板给我下的是碱面,我又补充了一句:“用碱面”,女老板听到后立刻回我:“我知道”

从出门到公交站大约要2分钟,而坐公交到单位,却要至少18分钟,如果遇上星期一堵车或者红绿灯不巧则要20分钟以上,每周一到周五早上8点半之前需要在钉钉上打卡,而且打卡需要获取位置信息,在单位附近200米内则可以打卡,否则不能。我一般是7点40出门,7点55左右在公交站等车,大概8点15左右可以到

我们实习生打卡是用钉钉,而领导们打卡是用单位的一个人脸识别系统。不过就我观察,对于我办公室的这些主任来说,好像打不打卡都无所谓,因为很多时候他们早上都没有准时到过单位,闲的时候可能大概到10点左右才到。在说我每天干什么之前,先说一下我们局的构成。局共三楼,一楼是接待群众的地方,二楼是各个细分科室,主要是处理、督办文件等,我所在的三楼是综合科,待处理的文件最先经过的就是我们科,先请示局长以及副局长,之后再将文件送到二楼给各科室传阅,并让各科长签字,最后再送回到三楼,该存档的存档,该转送的转送。关于文件,在我实习第一天,办公室主任就跟我再三强调:“A让你交给B的文件,你一定要亲自交到B的手上,如果B不在,就先保存好,不能直接放到B的桌子上”。早上到了单位之后,我首先会把所有的电脑打开,这样主任来了之后就可以第一时间进入工作状态,然后我需要把当天的日报和晚报各一份送到局长办公室,之后就是看哪里脏了打扫一下,把办公室的垃圾桶清空等等,不到5分钟就可以把这些事儿做完,之后就是坐在给我安排的电脑前,逛逛论坛,看看报纸。说实话,在这实习的两月内,我养成了看报纸的习惯,每天必看报纸,看看有什么有意思的事儿,而且相较于日报,我更喜欢看晚报,日报上百姓的琐事较少,大多是重要人物的讲话之类的,而晚报更贴近生活,比方说市里哪一段儿开始修路了,哪里发生诈骗案了,顺便再看看相亲广告等等

一般在9点前,办公室主任差不多就都到齐了,而我也就开始忙起来了。前面说到综合科的文件一般需要送到二楼各科室传阅,而这个事在我来之前是由我们办公室的文主任干的。文主任今年36岁,当兵退伍后分配到这儿的,不过说是36岁,他平时的举动看上去像26岁,我问文主任结婚了吗?他愣了一下笑嘻嘻的对我说:“这个怎么回答你呢?我有孩子了,但是我没结婚”。传阅文件是我最不喜欢干的事儿,虽然只是给二楼各科长看一下签个字,但是每个人的性格不一样,感觉也完全不一样。具体来说,二楼共三个科长,分别姓张、陈、蒋。张科长瘦瘦的,头顶有一块儿秃了,我以为他平时太忙,所以导致脱发,但是每次我去找他签字的时候,发现他的笔记本不是在放电影,就是在找电影,我想可能是电影看太多,思考剧情过度所以秃了吧。每次我找张科长签字,他拿起文件随便翻两眼就将名字签在小小的角落,如果不仔细看可能还找不到。陈科长则与张科长正好相反,陈科长不管什么文件都要看很长时间,曾经有一次我给他的文件只有短短不到10行,他翻来覆去的看了将近10分钟,我以为他终于要落笔签字了,突然问我一句:“能复印一份给我吗?”。实际上所有的办公室都有复印机,但是由于文件比较特殊,不能随便复印,因此我每次都要先到3楼请示主任,得到同意之后才能复印。最后是蒋科长,蒋科长是一位女性,不过脾气相较于前两位男性科长来说就要差很多了,而且她的嗓门极大,二楼说话我在三楼也能经常听见。总之我特别不喜欢到蒋科长办公室,她每次看到文件总是絮絮叨叨、骂骂咧咧的,虽然她说的话不是针对我,毕竟我只是送文件的,但她总是当着我的面发泄情绪,让我心情很不好

在三楼与我同一办公室的,除了文主任,还有另外两个主任以及一位女会计,我与女会计交流甚少,就不提了。说说另外两位主任吧,这两个主任分别性祁和李,他俩站在一块反差特别明显,祁主任胖,李主任虽说不瘦,但站在祁主任旁边却也显得瘦。祁主任是90年的,比我大8岁,他平时最爱玩的游戏是类奇迹游戏,但是别人可不是乱玩的,据祁主任老婆说,他当年是公会会长,带领几百人打团战的那种。在我实习期间,祁主任买了一台联想的某7000系,3050笔记本,中午在单位不回家,点外卖,打游戏,甚至有时候下午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也会掏出笔记本玩一会儿。李主任比祁主任看上去要大10几岁,也有可能大20几岁,因为李主任的白头发特别明显。李主任的儿子上小学,中午经常到单位来找他,他儿子很有礼貌,每次见到我都会说哥哥好,于是我就把电脑让给他玩4399。李主任见他儿子玩游戏,便和我提到他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喜欢玩三国杀,现在很少玩了,因为没有时间。但我偶尔会看到李主任坐在座位上聚精会神盯着手机,手机里还时不时传出“杀”、“闪”的声音......

中午12点下班,在与办公室主任打完招呼后,我就下楼前往公交站台了。7月份的时候还好,因为正值暑假,学生比较少,而9月份开学之后,每天中午都会有特别多穿着校服的学生在公交站等公交,我就比较郁闷了,因为人越多,我抢到座位的概率就越小。大概12点20左右我就到家了,吃过中饭后我并不会午睡,实际上我也没有午睡的习惯,看看剧或者逛逛论坛,混到大概14点整就要出门了

下午2点半上班,不过却不需要钉钉打卡,因此有时候中午看的剧遇到精彩的部分,我会稍微晚点出门。下午上班最煎熬的部分在于太阳,被太阳直射的感觉真不好受。办公室里的空调从早开到晚,中间没有关过。到办公室坐一会儿,吹吹空调,喝口水缓一下,等着主任给我安排活儿,可能是继续传阅文件、发一份传真、打印一份文件,又或者是到马路对面市政府拿一份文件,总之等到17点55就可以打卡下班了,每次下班我都是最早走的

大概18点15分左右可以到家。晚饭过后我便打开b站,看看有没有人给我私信留言,如果没什么特别的事,就打开lol拿一局首胜,不过往往没有这么容易,平均要打两局才能拿到首胜。lol时间结束后大概是晚上7点多,接着我会从冰箱拿出一杯酸奶,然后手捧游戏机,电脑播放某些视频,边打游戏,边看视频,偶尔来上两勺酸奶。本来想给大家安利这个酸奶,不过想了想还是不好多说,虽然别人也不可能找我这种小up打广告。我觉得目前市面上大部分酸奶不可称其为酸奶,应该叫做甜奶,如果想品味纯正的酸奶味道,大家买酸奶的时候应该多注意营养成分表中的碳水化合物,尽量买碳水低的,至少要低于3%

上述便是我一天内所做的事


在办公室里两个月,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与事,其中让我久久无法忘怀的是这样一件事。某天上午大概刚过10点,办公室门口有两位老爷爷、老奶奶在张望,正当我打算问其有什么事儿时,文主任看到了门口的两位老人,便把他们邀了进去。听对话,好像这两位老人已经多次来过这里了,只不过由于问题迟迟没有得到解决,所以这次又来了。两位老人说的话我有点听不太清,不过看样子应该是在诉苦、抱怨。文主任安抚好两人的情绪后,两位老人正要走了,看到我对面的李主任在,于是又跑来和李主任说了一番,但是由于李主任上午太忙了,有各种文件需要处理,所以仅仅只是稍微应和了两位老人的话,想着赶紧打发他们走。但是两位老人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在一旁的祁主任听的不耐烦了,站起来说:“好了好了我们知道了,您先回去吧”,大概说了2遍之后,老大爷想拉着老奶奶走了,但是老奶奶仍没有想走的意思,祁主任有些发火,大声说了一句:“这里是涉密科室,闲杂人等不得入内,快出去吧”。老奶奶显然是被震到了,但却丝毫没有害怕,站在原地瞪了祁主任2、3秒,后来才被老大爷拉走了。写完这段之后,我回头读了一下这段描述,总觉得好像把两位老人写成了蛮不讲理的人,而将主任们写成了弱势一方,但事实上我想表达的意思以及我当时看到的情景并不是这样,我认为两位老人才是弱势的一方。当时我全程在场,假装看电脑实则在观察这两位老人,我很想帮他们,但我只是个实习生,是个零时工,我没有任何权利、本事去帮助他们,所以我选择了默不作声。这是让我印象非常深、非常内疚的一件事,用罗翔老师的话来说:“这件事会在每个夜晚折磨我,拷问我,让我更加审慎的面对他人的遭遇”

昨天是我实习的最后一天,我等这一天很久了,“终于可以惩罚各个主任了”,我想。主任们总是让我去做各种事儿,虽然这本就是实习生该做的,但是文主任让我把文件送到各科室签字,之后他自己转身打开手机看股票;祁主任经常让我跑到市政府拿文件,自己一身肉却懒得动一下;李主任会为了一些工作而让我加班到接近19点,我也只能回道:“哦哦,好的”。我经常在想,等我走了以后,楼上楼下跑来跑去送文件到各科室的就是文主任了;以后祁主任也只能自己去市政府拿文件了,不过说不定他会使唤文主任去,毕竟文主任的官儿比他小。我提前一天对李主任说了实习即将结束,他抬头一脸震惊的看着我问道:“啊,这么快啊,你们快开学了吗?没开学再多干几天呗,干到开学为止”,我心想:“你当然想让我多干几天了,免费劳动力不用白不用,也不知道我一天天的多累”。晚上到点下班了,我站起来与办公室领导一一道别,李主任伸出手,我愣了一下,与他握了个手,他祝我学业有成;文主任也和我握手,祝我一帆风顺;祁主任在吃他的全麦面包,不方便与我握手,他和我说以后没事多来坐坐,我感谢各位主任后,终是离开了。其实越是临近结束,我对他们的抱怨越深,但是真当到离别那一刻,无论他们对我的祝福是否出自客套,或者是否对我有所祝福都不重要,我对他们的抱怨在那一刻都消散了,心中更多的是感激,感谢祁主任教会我如何发传真,感谢李主任偶尔开车送我回家,感谢文主任和我谈天谈地,聊人生聊理想。后会有期,江湖再见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是我结束实习的第一天,早上照常7点10分起床,洗了个澡出门,到"面王"吃了碗汤面,老板问我:"汤面,在这吃?",不一样的是今天我不用坐公交了,吃完面我就回家了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18, 2021
Archives Tip
QR Code for this page
Tipping QR Code
Leave a Comment

8 Comments
  1. mach4101 mach4101

    学长这波是理想的文学家了啊,写的好好@(你懂的)

  2. qiamyuesheng qiamyuesheng

    学习竟然是最不上心的反而做的最好的事。在我这里竟然成了最重要确是做的最不好的事

  3. Nick Nick

    有意思的经历

  4. doubi doubi

    单纯好奇,技术大佬为啥去机关单位实习了,是以后要走这方面的路吗

    1. mathor mathor

      @doubisure

    2. 暂且称大佬为学长吧 暂且称大佬为学长吧

      @doubi研一萌新,想问问去机关后还有从事技术类的工作的机会吗?

    3. mathor mathor

      @暂且称大佬为学长吧应该是有的,但是很多时候你并不能选择去哪,所以感觉机会并不大

  5. Ancientswar Ancientswar

    理想的生活,羡慕且在努力中